分享到: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服装访谈

美是世界通用的语言 就像音乐一样

采访嘉宾:马可  记者:赵普  来源:i东家  发布时间:2017-5-8 16:52:49

访谈前言

本次采访让我们清楚了解了品牌名字无用的由来,更加接近设计师马可的内心,体悟到一个坚持中国民族传统的设计师的决心与坚持。这里只是一个简单、朴素又真实的设计师的故事。

  《人民的名义》全剧终了。

  收视率单集最高7.3%,

  单日最高6.7%,

  平均收视超过3.6%,

  刷新了省台卫视历史上所有收视纪录。

  国人对于政治总是有着妙不可言的好奇,

  以至于对于其周边的信息,也都趋之若鹜。

  当Peng麻麻出访跨出机舱门的那一刻,

  端庄大气,得体雅致的服饰一亮相,

  便吸引了全世界的聚焦。

  这到底是哪家的衣服?

  设计师是谁?

  忽如一夜春风来,

  【无用】和【马可】这两个名字,

  瞬间火遍全国。

  尽管名声在外,但是大多数人对于马可的故事

  和【无用】背后的深意却知之甚少。

  东家对话大师第二季,

  马可带着她亲手创立的品牌【无用】

  来到了东家客厅……

  无用的传奇设计师

  马可是海内外最有影响力的中国设计师之一,早年因创建中国第一个服装设计师品牌【例外】而广为业界称道。

  2006年,马可辞去【例外】设计总监职务来到珠海创立【无用工作室】,目前【无用】已经发展成为一家社会企业,致力于中国民间传统手工艺的传承与创新,以【无用】原创手作出品推动中国民艺在现代生活中的复兴。

  为什么叫【无用】

  最开始,马可曾经把这个名字

  问了几位亲朋好友

  那个时候听到的所有人

  都会问:你为什么会起一个这么难听的名字?

  大家都说这个名字太难听了,

  没有人说自己是无用的,

  为什么你的企业要叫这个。

  其实,叫【无用】是一个特别无奈的选择,

  说来话长,还有些悲伤

  今天,我们一起听马可娓娓道来

  最令人感动的东西

  2006年,马可接受了巴黎时装周的邀请。

  她问自己,

  什么是最让你感动的东西?

  什么是最让你难以割舍的东西?

  什么是最放不下的东西?

  这时,她发现她非常地留恋,

  非常地怀念在土地上看到的那些人

  还有这些农民劳作。

  他们都是默默无闻的,

  不是名人,也不是什么大师,

  也更加称不上什么工艺美术这些方面的,

  也不是什么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样传承人,

  一切的头衔他们都没有。

  但马可觉得,

  在乡间的这些行走,

  自己的感受就是像一个

  失去了记忆的人在慢慢的找回记忆的过程。

  舒服才是美

  我们要想让生活过的简单,

  其实最重要的就是回归事物的本质。

  所有事物的本质就像一颗大树的根一样,

  一颗大树不管它多么的枝繁叶茂,万物归根。

  但我们会经常被纷繁的叶片所迷惑。

  那么服装的本质是什么呢?

  对马可来说,这个答案很简单。

  所有的事物不要附加太多的目的性,

  如果有太多的想法和欲望加在一件事物上的时候,

  它就变成什么都不是了。

  衣服最基本的是什么?

  遮衣蔽体、避寒、保暖。

  穿着它时尚重要吗?

  非常的显腰身重要吗?

  非常的拉长腿部线条重要吗?

  所以最重要的就是“舒服”这两个字。

  因为不舒服的衣服就会让人不自然,

  不自然的人何谈美?

  健康加自然就是美。

  不管是穿什么样的衣服首先保持内心的健康,

  这是对自己最基本的态度。

  赵 普

  欢迎来到东家国子监会客厅。上次我们请来了一位国际设计界非常知名的设计师——黑川雅之先生,谈了设计和生活、东西方美学的话题,今天我们很高兴请到了大家非常喜爱的设计师——马可,掌声欢迎。

  是服装设计师?还是生活家?

  赵 普:在请马可的时候,我们和合作伙伴腾讯视频商量,说标题该怎么做?该怎么介绍马可?著名设计师马可?著名服装设计师马可?马可,你觉得是服装两个字要不要?

  马 可:服装是我的老本行了。我从大学起就一直学习服装设计,在服装行业工作了20多年。但自从2006年到了珠海创立“无用”后,我身份的确有点复杂,不是单纯的服装设计师。2007、2008年巴黎两次发布时,已经是把服装作为一种载体、一种新型艺术形式,去把很多自己的观念,一些对生命、自然的思考,通过创作展现出来。 特别是到2014年北京无用空间开幕后,我的设计已经跨越不同的领域,从服装到家纺到家居,还有生活日用品等很多方面。

  赵 普:所以其实把“服装”拿掉更合适,设计师的外延更宽。有人评价无用和无用的缔造者马可,说她是“生活家”。我们有艺术家、科学家、音乐家、美术家,但生活家这个名字很少被人提到,会过日子难道也能成为一个大家吗?

  马 可:其实我是想成为我自己,我觉得最重要是的做自己热爱的事业,至于别人怎么去评价你,是别人的自由。

  赵 普:确实是。我们知道你创建了无用这个品牌,它是商业化的,所以在无用这个品牌下面会有很多系列的商品。

  马 可:对,它有商业的行为。但无用是一个社会企业,它是通过商业的模式,传播的是无用的社会目标。它不像普通企业追求利益最大化,而是以社会企业作为首要目标。

  赵 普:你既然创建了一个品牌,有那么多漂亮的东西,好吃好玩的,有意思的空间,为什么不让它卖更多钱?获得更多的商业利益呢?你主要的目的什么?

  马 可:我不这样看。我对品牌的理解,是专注把这个事情做好,至于商业的程度应该是顺便实现的。我不会把商业作为一种目标去追求,我始终觉得品牌应该是我自己理想和信念的坚持,持续把这件事情做好,这对我来讲是最大的奖励,至于销售的实现应该是顺其自然的事。

  赵 普:包括我本人在内,很多人好奇,“无用”现在是用标准的老宋体还是康熙宋?

  马 可:还不是康熙宋,这个字体是我们自己修出来的。

  为什么叫“无用”?

  赵 普:像我这种俗人,觉得无用就是没什么用,可问题是你们明明创造了很多有用的东西,比如漂亮的衣服、美食,还有很自在的空间。为什么要用“无用”这样的文字?

  马 可:我被很多人问过这个问题。最开始大家都好奇为什么会起这个名字。说到无用的创建,2006年跟现在的社会背景是完全不一样的。11年前,“做手工艺”这样的定位,特别是像我们定位做中国传统手工艺的,保护传承的创新,是一个在别人眼里不那么正常的事。

  赵 普:不搭调,不与时俱进。

  马 可:会觉得你背道而驰。我记得当时命名的时候,我把这个名字问了我的几位亲朋好友,所有人都问我,你为什么会起一个这么难听的名字?没有人说自己是无用的,企业都是叫什么强,什么伟,为什么你的企业没有叫这个。

  当时大家反映,“无用”是难听的,否定的,批判的,是没有意义,没有价值的。后来也有人问我是不是老庄的哲学,说像“无用乃大用”等等,出处是不是在这里?我告诉他们没有那么深刻,叫无用是一个特别无奈的选择,我给大家讲一下,说起来是带一点悲伤的。

  赵 普:很伤感吗?

  马 可:对。

  赵 普:大家准备好纸巾。

  马 可:我是大概在2000年后开始中国民间乡土的调研。我个人从小就特别迷恋手工艺,对所有用手制作的器物,包括纺织,都非常热爱,有个强烈的愿望,想了解它怎么实现的。我一直觉得手工是跟土地连接的事物,来自于生活,是从土地孕育出来的艺术。对那种非常精致的、彰显标准技艺的工艺,我反而没有什么太大兴趣。

  我经常被农民家里一个很普通的小板凳,或者是一件老衣裳,深深吸引。包括他们日常生活中穿的劳动的衣服,很多磨损,很多补丁,让我看了特别感动,那种感动远超我在世界各地的时尚之都看到的大牌产品,包括大牌设计师的发布会。我觉得他们的这些东西不是为了某种目的而做的,没有商业的企图,就是做一个可以一直用下去的很结实耐用的东西,做一件能够穿一辈子的衣服,就是这样。

  这些手工艺人制作的这些东西,让我深深感觉到那种非常单纯的,不带任何私心杂念的动机下所制作的器物的魅力。我不断去采访各种类型的手工艺人,但遗憾的是,我每见到了一个手工艺人,去了解、记录他的技艺时,我听到的最多一句话就是,你不觉得我们这个老手艺是没用的东西吗?你为什么要浪费时间跑到山沟里来做这个?连我们子女都不愿意学,为什么你要做这个?

  我听到这些手工艺人的说法时,心里特别悲伤。我在想,为什么我们认为生命里最宝贵的东西,最让人感动的、最有岁月和情感技艺的东西,他们会认为是没用的?我告诉他这不仅不是没用的,而且是非常珍贵的。他们都一笑了之,说你们城里人不懂我们的状况,我们靠这个手工艺基本生活都保证不了,你告诉我这个很有价值的,我不相信。

  所以当时在给工作室命名时,我想起一个名字,能表达我的态度,我脑袋里第一个跳出来的词就是无用。在设计Logo的时候,无用后面应该加上一个问号,我把这个问号去掉了,我不相信这些手工艺人真地在这个时代彻底退出了。我想通过我的设计,赋予这些老手艺新的生命力,让它们不要离开我们的生活。

  像一个失去了记忆的人在慢慢找回记忆

  赵 普:你行走在中国的乡间,看到了那么多让你感动的,很多人熟视无睹的小凳子、粗瓷大碗。你是设计师,会从中发掘最闪亮的部分,把它抽离出来变成设计元素。你又带着这些设计元素组成的作品走上国际舞台,到现在你在哪些国家办过大展?

  马 可:欧洲的国家基本上是英国、法国、意大利、美国、日本、荷兰。

  赵 普:他们有什么样的评价?

  马 可:其实第一次走上国际舞台的创作,就是我们明天将在美术馆后街,无用生活空间开放的展览:“土地”。2006年我们创建无用设计工作室两个多月时,接待了一位从巴黎飞过来的老先生,巴黎时装工会主席迪迪埃·戈巴赫。我不认识他。他非常期待有一位中国设计师可以第一次登上巴黎时装周舞台,专程来邀请我参加9月的巴黎时装周。我说,6月到9月短短三个月不可能,而且我非常矛盾,这不是我原来的计划,我原想到了珠海以后,一头扎进中国传统文化,在工作室和乡村原野、手工艺人之间来回。我想婉言拒绝,没想到主席听了我的话后,沉默了片刻说:“无论怎么样,你开始吧。”最后我回复,放弃9月份的发布,但答应2007年2月参加巴黎时装周。

  赵 普:那是第一次走上国际舞台?

  马 可:对,就是“土地”。承诺之后,我开始了创作构思,虽然做设计做了很多年,但登上国际舞台应该拿出什么东西?当时就一个简单想法,完全中国原创的,没有任何西方时尚影子的、表达中国精神文明,中国人灵魂的东西。

  我问自己,什么是最让你感动的、最难以割舍的、最放不下的东西?我问自己这个问题的时候,过去的很多人,民间调研的画面就一幅幅浮现了。我非常怀念在土地上看到的那些人,他们默默无闻,不是名人大师,也不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什么头衔都没有。

  但我觉得,我在乡间的行走,就是像一个失去了记忆的人在慢慢找回记忆。都说中国有5000多年的文化传承,其实我们都知道从工业文明以后,到现在才200多年历史。我之前看过一个纪录片,如果把人类历史比作一个表盘,一天24小时,近代工业文明之后的历史可能就是最后几秒钟。我们祖先是怎么生活的?我对这个特别好奇,我相信中国文明之所以称为四大古文明中唯一的幸存者,能流传至今一定有它的原因,中国人的思想一定孕育了这种文明,我觉得这是特别值得探究的。

  赵 普:我很好奇一件事,一般人对泥土的兴趣多少和出身有关系,你父亲是农民吗?

  马 可:不是。

  赵 普:我是长在农村长大的孩子,有完整的农村生活的经历和经验,你对农民、农村、土地的向往、兴趣是从哪里来的?

  马 可:我觉得跟我童年经历有关。我父母都是大学老师,从小是在长春的一个大学校园里长大的。

  赵 普:北方冬天很冷,能和土地接触的时间并不长。

  马 可:但是它也有夏季。我妈妈特别孝顺,她每年寒暑假都会带着我去农村去看我姥姥姥爷。我童年的记忆,在城市里面的都忘光了,唯独在农村的记忆特别深刻,甚至构成了我童年记忆的全部。

  我特别庆幸童年有这样的经历,一个人如果在童年时代跟大自然建立了关系,这将影响到他的一生,它会在你心里埋下一个自然的种子,后面会生根发芽。我当时跟着农村孩子一起上山,背竹篓子采猪食菜;下雨了,他们带我去原始森林采松针下面的松蘑,去小溪筑坝,把水围起来摸鱼,还有姥姥家里有鸡、有狗、有羊,什么动物都有,我有很多时间去照顾这些动物,看鸡生蛋,看羊生崽,这都是我觉得特别开心的事。

  设计整体来讲是你对自然的一种感悟

  赵 普:东家·守艺人这个APP上有很多匠人也是马可的粉丝,想跟马可讨教一下。很多东家的手艺人,有非常精湛的技艺,也有非常优质的材料,可总是难以突破传统的题材。比如我们一些木刻、玉雕,甚至普通的手串,总是很难突破固化的形象或某些故事题材。怎样可以跳出这个圈子,既有传统的收益,同时当下人也愿意接受的一些设计理念。你的一些精采的想法和灵感是怎么来的?能不能跟我们教几招好用的招数?

  马 可:设计整体来讲是你对自然的一种感悟,你对生命的体验包括对自然的感悟,它会完全融在你的精神境界里。他们之前也经常问我,你是怎么把中国的元素注入你的设计。我说,我在做设计的时候从来不想问题,他们问为什么你的作品出来还是很中国呢?我说那是因为我流着中国人的血。我发自内心地热爱和景仰我们祖先留下来的传统文化。我对中国的传统文化非常自信,所以我从来不会在设计时去想什么是中国。如果这个已经变成你的血液,那么你干嘛还要强调它的存在呢?没必要。

  赵 普:所以一个优秀的手艺人自信地运用自己所有的生命体验去做就好,而不是刻意为传统而传统、为手艺而手艺。

  马 可:把你的情感和全部心力注入到你所做的事就可以了。

  赵 普:无用的设计师和品牌当家人是你,但你一个人完成不了那么多事,东家很多人有困惑,过去传统手艺是小作坊,做一些小东西,两三个人就可以。但在当下要和互联网配合,要让大家了解你,就会搭一个团队,你的团队是什么样的?

  马 可:无用的设计团队人数并不多。

  赵 普:有多少设计师?

  马 可:其实大部分服装和纺织品类都是我设计的。

  赵 普:一个人就够了?所以到你那儿工作是很难的事情。

  马 可:其实到位的设计师真不需要太多,我觉得设计师队伍不庞大,就必然有强大的设计能力。关键是他对这个品牌能有深入了解,并且有呈现的能力。就像无用,我们定位是少而精,数量种类都不是很大的规模。我觉得生活很简单,完全不需要那么多东西,无用提倡生活,提倡朴素、简约的美。所以我们不需要大的设计团队,现在主要就是纺织品,我先生会负责非纺织品,就像土陶,还有家具,木头雕刻。

  赵 普:你们俩会在选品或方向上有矛盾吗?

  马 可:也会有,男性视角和女性会有差异。

  赵 普:你们的矛盾是什么?会因什么问题有不同意见?

  马 可:比如家具,无用出品里面有很多回收旧木做的家具。我先生就会用材料非常扎实,基本没有成本的概念,不像一般商家会掂量。

  赵 普:就是大手大脚。

  马 可:做的非常扎实,不会考虑成本高。就像我们调研时看到农民家里的那些老木凳子,问用了多少年了?四五十年甚至七八十年,用了几十年还那么结实。我们研究了一下发现了什么?农民做的东西是为了长久,不是为了拿去参赛获奖,所以他用料很扎实。回到城市看城市家具,木板薄得只有一层,东西用用就坏,因为他们会减少物料使用降低成本,获得更大收入,所以还是过去手做的实在。

  赵 普:最后是你妥协了?

  马 可:不是,他做的很多的家具很都重,女士搬起来很费劲,搬一把椅子都要用全身的力气,我跟他建议把家具做得轻点,但他觉得这样很结实。

  赵 普:你觉得这是男女的差别?

  马 可:对,他会更粗犷,更强调力度。

  赵 普:结实、耐用、实惠,这都是老爷们要,要强调的,女人就是纤巧、好用、好看,每一个性别角色关心的主题词不太一样,所以你们没有谁说服谁的问题?

  马 可:总体审美一致,比如朴素的美,我们不喜欢太精致的东西,不喜欢过分的雕琢。

  无用的困境是什么?

  赵 普:我们知道任何一个企业都会有自己发展的困境,你的困境是什么?

  马 可:无用从创建至今,我们都在经历不同的困境。本身做起来就很艰难,当时选择做中国手工艺的定位,我知道这是一条少有人走的路,我要像你一样拿着柴刀披荆斩棘。

  赵 普:我们东家APP比你描述的更惨,自从创建了东家APP就知道这是一条不归路,只能往下走,太难了,因为没有人走过。

  马 可:是这样的,但是怎么说呢?自己的选择,既然决定了就义无反顾地走下去。遇到困难我会安慰自己,给自己鼓劲,生活都是修行,如果难是修行,那轻松实现了还是修行吗?把这个当成自己的机会,不管碰到什么困难,你唯一的要做的就是超越它。

  赵 普:东家APP有一句大多数人熟识的话:让传承成为潮流。所以在东家的企业招募了年轻的、对传承和对潮流有独特看法的员工,我们用这个法宝吸引了很多人到这里工作,你们吸引员工的法宝是什么?

  马 可:以手传心,以衣载道,大爱无界,天下一家。以手传心,因为无用所有的产品都是纯手工制作的,所以离不开手。

  赵 普:包括你身上的衣服吗?

  马 可:对,无用的衣服都是纯手织布。我在乡村调研时收回了很多老织布机,大家知道农村会手工织布的人越来越少,基本都是40岁以上的。我们在农村看到很多老织布机荒废在那里,觉得很可惜,问农民这些老织布机打算怎么办?他们说现在会织布的奶奶去世了,留着也没什么用,冬天当把柴烧了算了。我听后特别难受,这个老织布机可能有100多年的历史,到我们这一代就把它当柴烧掉了。我后来说你们可以卖给我们,我们用它来织布。

  赵 普:还能织吗?

  马 可:还能织,虽然特别老。

  赵 普:刚刚讲了第一个,以手传心,第二个。

  马 可:然后是以衣载道。服装是我的本行,很多人知道无用是因为我们设计的服装,以衣载道就是衣服能够把中国的传统文化和价值理念体现出来。衣可以代表一个民族的历史以及它的观念。服装特别具有时代风貌,它跟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事物还不太一样,可能食物上的变化不那么多,好比我们现在吃的食物和100年前的人,200年前的人吃的食物没有那种特别大的区别,但服装是非常凸显时代的,好比唐代、宋代、元明清的衣服,都非常具有时代文明特点。

  赵 普:我看你今天穿了两件,外面的是衣服吗?可以看看吗?

  马 可:这个是中性的,做的禅衣。

  赵 普:是粗布的吗?

  马 可:对。其实是非常随意的服装,宽宽大大的,有两个大口袋,因为我平时会打坐,需要一件护住膝盖的宽松衣服。

  赵 普:时装秀。

  马 可:只有一件衣服的秀。

  赵 普:我们在5月10号上海珠宝展上,有一个展览,在豫园,叫做“本土觉醒,集体崛起”。本土觉醒就是13位本土设计师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但相当多的人在海外有流行设计,他们自己做珠宝设计,我们把他放到海上豫园去做展览,他们也都是东家上的匠人。

  这个展览我们预计9月份会放在埃菲尔铁塔展览大厅,让外国朋友也能看到中国的本土设计师的水平。下次对谈也可以请马可给我们介绍外国优秀的设计师。我其实特别欣赏马可刚讲过的话,其实没有什么本土、外国。

  马 可:美是世界通用的语言,就像音乐一样。

  关于东家

  东家上线于2015年5月,是一款基于东方生活美学的社交平台与兴趣类电商。主打“让传承成为潮流”Slogan的东家,希望能够为民间手工艺人提供一个商业化的平台,通过“买卖”与“使用”,来保护传统文化的延续。2016年末,前央视《晚间新闻》主持人赵普,也正式以联合创始人身份加盟,负责品牌业务。东家于今年初完成数千万A+轮融资,由复星集团领投。

  大美无言。

  老子说道法自然,

  但又何尝不是“美法自然”。

  闻得到花香,

  听得到虫鸣,

  看得到星空,

  品得到茶甜,

  触得到爱人。

  今生,做一些无用之事吧。

标签无用 马可 设计师服装
编辑:帅花
马可
无用品牌创始人兼设计师

TA的简介INTRODUCTION

  马可早年创造中国第一个设计师品牌——例外,2006年辞去例外品牌设计师总监职务,并创立了“无用”这一设计师品牌。她是海内外最有影响力的中国设计师之一。

 

栏目合作COOPERATE

为正奋战在服装行业的有志人士带去一份指引与动力!
和春 QQ:1465512630
Davi QQ:1007233146
采访热线:021-62411306
投稿邮箱:psef360@qq.com

发表评论

尚未发表评论,您赶快来抢沙发吧~~
我要评论 >>

推荐采访

  • 木境品牌设计师曹亚娟:个性与品质 远比销售更重要

    曹亚娟

    木境品牌设计师

    2018春夏上海时装周火热进行时,作为其重要组成部分的mode展也于10月12日-15日惊艳回归...[详细]

  • CHIHIRO BY S.K.总经理兼设计总监黄晓丹:中国帽子时尚文化已经来了

    黄晓丹

    CHIHIRO BY S.K.总经理兼设计总监

    2017年5月9日,CHIHIRO BY S.K.《帽子文化与智慧时尚论坛》在原上海世博会意大利馆会所...[详细]

  • 周绪泽:用品牌文化发展之路 竖立民族品牌形象

    周绪泽

    深圳市爱戴内衣有限公司、广东艾慕内衣有限公司董事长

    2017中国品牌年,我们也将视线聚焦到中国品牌人身上。而深圳市爱戴内衣有限公司、广东艾...[详细]

  • 首届中国丝巾文化艺术节启动大会:文化、艺术与慈善 赋予丝巾更丰富的内涵

    刑冠蕾,王小慧,王俞霏,毕昌煜

    2017年9月2日下午14:30,由绝代佳人品牌主办的“首届中国丝巾文化艺术节”启动大会在上...[详细]

  • 百德珠宝B&D创始人吴小怡:珠宝是时尚的必需品

    吴小怡

    百德珠宝B&D创始人吴小怡

    2017年8月23日16:00,InStyle iLady Icon Awards年度偶像盛典在上海时髦热点地标W Hote...[详细]